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072章 圣傀.灵骨
    修者的六识随着修为的增进而递增。

    那边的莫唯民虽然拼命用铲子往下铲自己脚上黑漆漆的油漆一样的物质,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留意着韩丹何时苏醒,一边留意着莫孓这边的动静。

    毕竟这两位都关系到他是否能顺利逃出这个蜘蛛巢穴。

    本以为是一面倒的屠杀,结果却是莫孓身上突然冒出一道刺眼的红芒,以风雷之势将那雪色蜘蛛一击必杀。

    吓得莫唯民手里那把铲子差点掉地上。

    只是铲子虽然没掉,他的手却开始抖了。

    莫孓身上竟然有可以秒杀雪色蜘蛛的宝贝,想要杀他岂不是跟剖瓜切菜一样容易?

    那他为什么还要假装被挟持跟着自己来这一趟呢?

    还没等莫唯民想明白,又冒出一股绿光来,蜘蛛的尸体就不见了。

    莫唯民:……

    这是闹哪样啊?红灯停,绿灯行?

    他觉得这一定又是幻觉,说不定就是那只黄鼠狼搞得幺蛾子。

    莫唯民到现在才发现,其实自己一直都不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他从来没想过,其实他对莫孓的不了解源于对莫孓的不在意。

    本来以为肯定会死在高家坟村的莫孓,居然会跟着别人一起进入了小灵界,不但扛过那场灾变,还顺利进入了七环,莫唯民现在想想,上面那位说他“都是误打误撞,不过是一时运气而已”有多么可笑。

    一个随时能死去的病秧子,能躲过那些算计和两次袭杀,能叫一时运气?

    跟会投胎一样,其实运气,也是一种本事。

    接着,那只已经消失的蜘蛛再次全须全尾出现在莫孓面前,像是要吃掉他的样子。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红光出现,蜘蛛死了;绿光出现,蜘蛛消失了;然后眨眼间原来被切成两半的死蜘蛛又原地复活并自行组合。

    就算是修者,也不带这么会玩的吧?

    莫唯民现在都想自戳双目了,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接着他看到莫孓居然无视那只凶神恶煞一样的蜘蛛,径直向自己走来,莫唯民顿时心知不妙,抬手丢出一道符纸激活之后变作五簇尖利的水箭对着莫孓头、胸、腹以及双足激射而至。

    接着又是一道灵符,一颗孩童头颅大小的火球对着莫孓胸部砸了过来。

    接连丢出两道灵符之后莫唯民并没有去看攻击结果,而是拼命挥动铲子,总算将自己的一只脚从黑油漆中铲了出来。

    唯恐再次泥足深陷,他并不敢再将去踩踏脚下那些黑油漆,而是从自己的符戒中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抛掷在地上当做踏脚石。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从泥泞中拔出自己另外那只脚,那只雪色蜘蛛已经到了他面前,莫唯民想要将自己仅存的那些灵符都一股脑丢出去攻击这只已经堪比筑基期修为的妖兽,可是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

    那些原本只是埋没他双脚的黑油漆不知何时已经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只余一个头颅。

    莫唯民无声倒下,这样糊满一身黑泥躺着面对着坐在蜘蛛背上漠然望着自己的莫孓,莫唯民感觉又狼狈又后悔。

    他非常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不当机立断斩下双足逃命去。

    现在整个人被这种黏糊糊的黑油漆包裹着全身,他惊骇的发现,自己提不起一点力气来挣扎,浑身软得像根煮烂的面条。

    “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给你们一个痛快的了断。”

    莫孓说道。

    他的眼神宁静而冰冷,原本还想要诡辩一番的莫唯民忽然变得平静,知道自己逃不出这个洞窟,也知道自己骗不了莫孓,结局必然已经注定,又何必再惶恐?

    “说了又如何,反正你永远都斗不过人家。”莫唯民脸上带着淡淡的嘲讽:“你一定已经知道了,我跟韩丹并不是你真正的爹妈,别问我你真正的父母是谁,因为我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你们这些圣傀是从哪里弄来的。”

    圣傀?

    “什么叫圣傀?”

    又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见过的新名词。

    “你们,你们几个都是圣傀,难道你连这个还没搞清楚吗?你们是为辜岭莫氏最尊贵的圣子出世准备的肉身,而我们是牧傀人,是被家族放弃的人,就是因为抚养你,我跟韩丹才被踢出小灵界去了污秽肮脏无法修炼的凡界。”

    莫唯民望向莫孓的目光变得无比憎恶。

    “所以你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我原本想叫你莫琀,寓意死人口中的那块玉,只可惜有人占卜之后说琀字不吞不吐,不生不死,结合我族姓莫,恐生变化,所以我才给你取了孑孓的孓,让你翻滚于苦难挣扎于红尘却命不过七日。我不需你顾念什么情分,原本我也并不是心甘情愿抚养你,想杀我就快点吧,不然一会他们来了,我会把你身上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再问什么,这人都是闭口不言,竟是一副一心求死的样子。

    莫孓的心忽然一抽一抽的疼。

    这是他甘冒风险也想见到的双亲,他实在是太一厢情愿了。

    他本来以为再见面就算以后不是亲人,就算他们对他怀着一定程度的恶意,他也会看在好歹他们没有虐待过自己,还将自己抚养成人的份上,不去计较从前。

    想看莫孓崩溃哭泣或者激愤到大声咒骂的莫唯民失望了,他这个儿子依旧一脸平静:“明知活不了想激怒我让我痛快杀了你?还是想要掩护……韩丹逃走?”

    “呼”的一声,雪白的蛛丝喷将出去,把已经溜到出口附近的韩丹像钓鱼一样给直接捆了回来,重重摔进黑色泥浆中。

    莫唯民满眼失望,是,在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他希望韩丹能逃出去,并不是对这个女人有多深情,而是韩丹逃出去就等于是带着莫孓的秘密回了家族,这小子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就算他被莫孓杀了,相信以那位的心性,莫孓会马上下来陪他。

    韩丹没有莫唯民的骨气,几乎是有问必答。

    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上面究竟是谁要杀莫孓,更加不知道莫孓的亲生父母是谁。

    她给莫孓唯一提供的有价值消息是,莫孓之所以这么废并不是因为什么重症肌无力,而是很小的时候被人抽走了灵骨,从此再无做一个修士的可能!
为您推荐